房天下 >   资讯中心   > 六朝汇楼市 >   正文

在租售同权的德国租房,是怎样一种体验? | 城南科学家

六朝汇楼市 2017-08-13 08:23:55

资讯、内幕、分析

都在这里

文| 城南科学家

有人问,科学家在欧洲呆了多长时间?我说,光公交车票的支出,就有3000多欧……

NO.1|壹

国内房地产整体的顶层政策确实变了,继租售同权之后,一线城市又传出新的风向标:

上海:住建委表示,将研究制订“商业用房改建为租赁住房”的实施细则,对于“类住宅”清理整治过程中尚未销售的项目,也可以考虑转型为租赁住房。

这意味在,在北京、上海这类“对商办物业、类住宅高度管控”的城市,政策出现了重大调整。其直接结果是——大量滞销、库存的商业物业、类住宅获得了转机,有机会转型为租赁住房。

雄安:雄安新区发展初期入驻单位以从北京疏解而来的高等院校、科研机构、行政事业单位以及企业总部为主,外来人口也主要是这些单位的员工,因此可以实施单位制住房体制,以业配房、以房引人、以房留人、以房控人。

在科学家看来,推出一系列政策,确实是我党高层的直接授意,在大城市房价高企的今天,推出这一政策,其本质还是想把优秀的年轻人留下来,给他们一个希望。买不起可以先租,如果事业有了起色,也可以买,建立差异化的住房体系,给优秀青年以更多的选择,同时也能保持城市的活力和经济的发展。

而说到租售同权,有经济学家指出,我们需要学习新加坡模式或者德国模式,让租房者有更多的选择。

而从科学家在德国多年的租房经验来看,在德国租房又是一种什么体验呢?

今天分享一下个人的观点。

NO.2|贰

第一次来德国,就到慕尼黑,同学在 TUM 读 Matster,学校提供了非常好的单身宿舍,一室一厨一卫,就在学校附近,租金每月200欧不到(08年),因为他同时还拿到了DAAD(德意志学术交流中心)的奖学金,教授为人和善,也能提供一些助学金,所以同学在慕尼黑工大的日子过得优哉游哉,一年就把周边国家转遍了。

我在 TUM 的宿舍里住了三天,感觉确实比国内的四人间大学宿舍要舒服很多,一下子对于在德国租房充满了期待。

由于工作关系,不久我就赶往法兰克福和杜塞尔多夫,开始一个月住酒店,但时间长了确实有些受不了,后来就提议能否租套房子,这样一方面省钱,也有点家的感觉,毕竟一时半会也回不了国。

第一次租房,就在这个街道

公司比较人性化,让我们自己看地方,如果有看中的,可以直接租,关键是自己喜欢。

初来乍到的我看了几家中介的介绍,第一感觉就是,租金他妈的太贵了。

一般地段的两室一厅,租金就要超1000-2000欧,还没有家具(当时欧元人民币汇率10.8:1),尽管公司可以提供相关费用,对于刚毕业的我来说还是难以接受。

当时上海张江两室一厅的租金,2000RMB还是可以拿下的。选来选去,就找了个地铁可以直达,并不是特别繁华的街道,租金控制在1000欧左右,算是非常划算的了。

住时间长了才知道,这个地区之所以便宜,是因为周边土耳其人特别多,有钱人不爱在这个街区住。不过对于我们这种外国人来说,土耳其人还是日耳曼人不重要,只要安全就可以了,而且土耳其的美食相对于百无聊赖的德餐来说,不知道好吃到哪里去了……

但好景不长,两个月后就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力。

德国的房子,相对于意大利或者法国,还是比较新的。二战之后,整个德国满目疮痍,几乎所有的房子都是50年代建起来的,虽然质量不错,但隔音非常差。

楼上走路、移动桌椅,哪怕洗澡,楼下都能听的非常清楚。因为工作的关系,我们每晚十点多才到家,难免会影响到楼下居民的休息。

我们当时住的楼下邻居是一位本土单亲妈妈,入住第二天,她就敲门并告诉我,请务必保持安静,尤其拖鞋之类的也不要穿,打在地面上啪啪的响。我当然照办了,每次回家都是像做贼一样,安安静静的洗澡睡觉,也相安无事。

10年春节,我召集几位同事以及在亚琛工业大学读博的同学过来一起庆祝,当时十几个人非常热闹,春晚时间正好对应欧洲的下午,白天时间包括我也放松了警惕,大家觥筹交错好不热闹。吃到一半就有人敲门,我听到后心里一紧,完了,楼下的德国姐姐又要Beschwerden了。开门一看更严重,警察也到了。我只能和风细雨的道歉并解释这个聚会的意义……

在这种局面下,德国警察跟中国警察一样,站在中间和稀泥,各自安抚一下也就离开了。毕竟我们也是歪果仁,在没有大错的情况下,德国警察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当然,此事过后,我还是写了一封道歉信,塞到楼下的信箱里。从此,更要小心翼翼了。

NO.3|叁

后来为了工作方便,我们租了一套莱茵河西侧的别墅,位置环境大大改善,上下两层8个房间,5000欧一个月,反正不花自己钱,可劲造。周边古木参天,5分钟步行到莱茵河,家具地暖一应俱全,唯一不好的是网络不行,随后展开了长期的拉锯战。

为了解决房子的网络问题,我们先是跟本土运营商 T-Mobile 联系,工程师预约到位后,最后给出解决方案,一周后就能上网。

过了两周还是不行,运营商工程师再次上门,查来查去说工程线路有问题,需要房子建造商一起维修才行。而这所房子已经建了十几年了,到哪里去找建筑商?

绝望后我们又联系全球运营商 Vodafone,让他们帮我们装网络,没想到 Vodafone 并不积极,求了半天承诺给我们装网络,结果来了一看,还是搞不定。这么好的房子没有 WIFI,就是渣啊…….

往返于杜塞与慕尼黑的科学家,青涩了一些

万般无奈后,我们发挥聪明才智,自己搭建了一个基站加强器,非法蹭一下别人的网络。加上超大容量数据卡,勉强凑合吧。德国的办事效率欧洲第一,但也不过如此。

说到租售同权的问题,德国确实做的不错。有同学或者同事把孩子带过来,只要在移民局注册备案,有合法的工作,就能免费在附近的幼儿园和学校上学。

以前担心小孩不懂德语会被孤立,但实践表明,孩子的适应能力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,很快就能和本土的孩子融为一体,几个月后,小孩就能蹦出很多德语句子了。

NO.4|肆

其实,在德国当房东要比国内获得的收益更大,毕竟房价低、租金高。之所以能够顺利推行租售同权,最关键的是很多本土年轻人对于房产证的渴望远远没有国内强烈。

现在国内的很多舆论,认为国外阶层分化了,有钱的有很多房,没钱的租房。

但实际情况并不是特别确切,很多有钱的年轻人,也在租房,甚至明明有实力买房,但却没有这个想法。有个玩的非常好的客户,09年的年薪就8万欧以上了,这个收入想在杜塞、科隆哪怕慕尼黑买房,并不困难。

如果能像国内的朋友那样苦哈哈的加杠杆,买个三套五套也问题不大。但确实没有这方面的心思,赚的钱都花在旅游了,世界7大洲,4大洋,每年都会有两三次洲际旅行,不亦乐乎。

当然,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逍遥。

跟我们并肩作战的同事中就有一些不这么想,比如12年我们从 LG 挖来的阿拉伯移民 Firas,他自己是突尼斯人,听他吹还是当地的大户豪门,在德国克劳斯塔尔大学留学后,就留在了德国。

与中国人类似的是,阿拉伯的朋友对于产权的渴望丝毫不亚于我们。几年前就讨论过这个问题,我跟他说,如果留在德国,还是要尽快买房,不是租售同权的原因,而且租房压根不划算,每月还房贷,比交租金开心吧。

16年三月份我再次来到杜塞,虽然只呆了三天,但我还是抽出半天跟他一起去 DUS 与 Neuss 之间的一套房子看了看,120平,售价35万欧。

我觉得很划算,但他没买。当年4月份他带着德国的客户来南京,请他们在1912吃完饭,就沿着玄武湖从玄武门转到解放门,一路上我没谈别的话题,就说国内大城市与小城市房价轮动问题,同时也传递了国内的市民对于房价的焦虑和对房产证的渴望。当然,聊完他们也有点焦虑。

这周五,Firas 给我打来电话,说他买房了,120平三房,位置不错。而且还特别告诉我,距离难民安置点比较远。我听了也替他高兴,决定写这篇文章。

阿姆斯特丹的房子

毕竟,早年留在德国的穆斯林,大多是努力读书努力工作留下来的;现在的穆斯林难民,是赖着闯过来的。后者的到来给前者带来很多不必要的烦恼和麻烦,前者也想切割,但又难以切割……

期间,我还在葡萄牙、法国、美国等地租过房,篇幅有限不能一一说明,但租售同权的执行都还是能保证的。为什么没出现大家租房上名校的现象?主要还是公办学校确实均衡化,有钱去上民办就好了!

微信搜索公众号「蓝鲸六朝汇」关注之后 阅读更多房产资讯与分析

六朝汇更多观察文章,戳下面▼

板块:

城东| 江心洲| 新玄武 | 江北新区

南部新城| 燕子矶 | 江宁| 河西

青龙山 | 迈皋桥| 河西南

句容 | 板桥

观点:

土拍| 楼市三元悖论| 老破小|南外

学区房初中篇 |南京产业带| 宁镇扬| 宁和城际

南外分校| 城市的街道 | 城市的公园 | 楼市格局

调控的逻辑| 雄安新区| 城市扩张理论|南京战略突围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房天下立场。本文系作者授权房天下房产圈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精彩评论(0)

回复 还可以输入100

关于我们网站合作联系我们招聘信息房天下家族 网站地图意见反馈手机房天下开放平台服务声明加盟房天下
Copyright © 北京拓世宏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
Beijing Tuo Shi Hong Ye Science&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.,Ltd 版权所有
客服电话:400-850-88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56318764 举报邮箱:jubao@fang.com
返回顶部
意见反馈